查字典诗词网
当前位置: 查字典诗词网 > 文言文 > 《楚辞·九怀》原文及翻译赏析

《楚辞·九怀》原文及翻译赏析

来源:查字典诗词网

匡机

【原文】

极运兮不中,

来将屈兮困穷①。

余深愍兮惨怛,

愿一列兮无从②。

乘日月兮上征,

顾游心兮鄗丰③。

弥览兮九隅,

彷徨兮兰宫④。

芷闾兮药房,

奋摇兮众芳⑤。

菌阁兮蕙楼,

观道兮从横⑥。

宝金兮委积,

美玉兮盈堂。

桂水兮潺湲,

扬流兮洋洋。

蓍蔡兮踊跃,

孔鹤兮回翔⑦。

抚槛兮远望,

念君兮不忘。

怫郁兮莫陈,

永怀兮内伤。

【注释】

①极:穷尽。运:转动,移徙。“极运兮不中”,《楚辞章句》:“周转求君,道不合也。”

②愍(mǐn):同“悯”。惨怛(dá):忧伤,悲苦。一列:全部陈述出来。

③顾:眷顾。游心:犹言涉想。《庄子·骈拇》:“窜句游心于坚白同异之间。”鄗(hào):同“镐”,周武王姬发的都城。在今陕西省长安县西南。丰:周文王姬昌的都城,在今陕西省户县境内。

④弥览:历观,遍观。九隅:九州。兰宫:长满兰草的宫室。

⑤闾:一作“室”。药:白芷。奋摇:指各种香花芳草蓬勃生长开放。

⑥菌:通“箘(jùn)”,即笛桂,又称肉桂,一种香木。观(ɡuàn):宫廷或宗庙大门外两旁的高建筑物。也指楼台亭榭。观道:楼台旁的路。

⑦蓍蔡:老神龟。《楚辞补注》:“蓍,当作耆”。耆,老。蔡,《章句》:“大龟也。”《楚辞补注》:“《淮南》云:‘大蔡,神龟。’注云:‘大蔡,元龟所出地名,因名其龟为大蔡。’”

【译文】

周转求君却得不到信任,

委屈归来陷入困顿贫穷。

我心中忧伤啊无限悲痛,

想尽诉忠心竟无路可通。

乘驾日月飞上朗朗天空,

顾念追思周代丰都镐京。

遍观天下九州山川形势,

徜徉在香洁高雅的兰宫。

香芷的屋子,白芷的住房,

百花蓬勃开放,四处飘香。

菌桂掩亭阁蕙草饰高楼,

观道纵横交错密织如网。

金银珠宝委积四处堆放,

华美的宝玉摆满在庭堂。

河水飘桂花潺湲溢芳香,

水流扬微波浪花泛洋洋。

老神龟在岸边跳跃爬行,

美孔雀白仙鹤回转飞翔。

登高楼抚栏杆远处眺望,

怀故国念君王时刻不忘。

心中愤懑郁结不能陈诉,

永久的怀念呀内心悲伤。

【赏析】

这首诗抒写诗人去国与恋国的内心矛盾冲突。他周转求君得不到任用,想陈述忠心也无路可通。他只好超越现实,乘驾日月飞上朗朗天空,去追求理想中的世界。那里虽然宝金葵积,美玉盈堂,但诗人内心仍然怀恋故国,“念君兮不忘”。

通路

【原文】

天门兮地户,

孰由兮贤者?

无正兮混厕①,

怀德兮何睹?

假寐兮愍斯,

谁可与兮寤语②?

痛凤兮远逝,

畜鴳兮近处③。

鲸鱏兮幽潜,

从虾兮游陼④。

乘虬兮登阳,

栽象兮上行⑤。

朝发兮葱岭,

夕至兮明光⑥。

北饮兮飞泉,

南采兮芝英⑦。

宣游兮列宿,

屈原思国顺极兮彷徉⑧。

红采兮驿衣,

翠缥兮为裳⑨。

舒佩兮綝纚,

竦余剑兮干将⑩。

腾蛇兮后从,

飞駏兮步旁国。

微观兮玄圃,

览察兮瑶光。

启匮兮探筴,

悲命兮相当。

纫蕙兮永辞,

将离兮所思。

浮云兮容与,

道余兮何之?

远望兮仟眠,

闻雷兮阗阗。

阴忧兮感余,

惆怅兮自怜。

【注释】

①混厕:混乱杂错,是非不分。厕:杂。

②假寐:《章句》:“不脱冠带而卧曰假寐。”愍:同“悯”。寤语:寤寐同语,日夜相处。寤:寤寐,醒时和睡时。

③鴳:通“鷃”,小鸟。

④鱏(xún):同“鲟”,一种大鱼。幽潜:深水潜藏。从虾:小鱼虾。陼(zhǔ):通“渚”,水中小块陆地。

⑤虬(qiú):虬龙,古代传说中的有角的小龙。登阳:上天。象:《章句》:“神象,白身赤头,有翼能飞也。”

⑥葱岭:在新疆西南境,自北而南,绵亘于疏勒诸县以西,昆仑、天山等皆发脉于此。《楚辞补注》:“葱岭,山名。其山高大,生葱,故名。”明光:《章句》:“暮宿东极之丹峦也。”

⑦飞泉:《楚辞补注》:“张揖云,飞泉在昆仑西南。”芝英:灵芝的花朵。

⑧宣游:遍游。列宿:指天上二十八宿。顺极:围绕北极星。

⑨“红采”句:《章句》:“古本:‘虹采兮霓衣。’”骍(xīnɡ):红色的马,这里用作形容词,红色的。翠缥(piào):指淡淡的青云。缥:淡青色的帛。

⑩佩:系在腰带上的饰物,多以玉石等为之。綝纚(chén lí):《章句》:“缓带徐步,五玉鸣也。”綝纚,即佩玉下垂的样子。竦(sǒnɡ):恭敬,这里的意思是执、持。干将:宝剑名。《吴越春秋》:“干将,吴人莫邪,干将之妻也。干将作剑,莫邪断发剪爪,投于炉中,金铁乃濡,遂以成剑。阳曰干将,阴曰莫邪。”

腾蛇:一种似龙的飞蛇。腾:亦作“螣”。《楚辞补注》:“《荀子》云:‘螣蛇无足而飞。’文子曰:‘螣蛇无足而腾。’郭璞云:‘螣,龙类,能兴云雾而游其中。’”飞駏:即駏驉,神话中的一种似马的动物。

玄圃:同“县圃”。《章句》:“上睨帝圃,见天园也。”瑶光:星名,即北斗第七星。《楚辞补注》:“《淮南》云:‘瑶光者,资粮万物者也。’注云:‘瑶光,北斗杓的第七星也。’”

启:打开。匮(ɡuì):盛物的箱子。探:取。筴(cè):占卜用的蓍草。相当:一本“相”作“所”,是,此句言占卜结果说明己命所值不吉。

纫:穿连,连缀。

道:通“导”,引导。之:往。

仟眠:昏暗不明的样子。《章句》:“遥视楚国,暗未明也。”阗阗(tián):盛貌,盛声也谓之阗阗。(见王念孙《广雅疏证》)这里形容雷声很大。

阴忧:同“隐忧”、“殷忧”,深忧。感:通“撼”,震动。

【译文】

天上有天门,地上有地户,

不知哪条路贤人能出入?

世上无公正好坏相混杂,

内怀好品德何人能看出?

和衣而卧悲悯世风日下,

谁能与我同心日夜对语?

悲痛凤凰已经远远逝去,

畜养鷃雀君王身边亲附。

大鲸鲟只能够深水潜藏,

小鱼虾却任意戏游洲渚。

乘虬龙飞上高空,

骑神象遨游苍穹。

早晨出发离开西方葱岭,

傍晚到达东方明光山中。

来到北方渴饮昆仑飞泉,

游至南方采摘灵芝花英。

遍游天上二十八座星宿,

围绕北极漫步徘徊空中。

鲜红的彩虹做成红上衣,

淡青的云朵做成青下裳。

徐行漫步玉佩叮咚作响,

握紧手中宝剑挺立眺望。

神蛇腾飞后面紧紧跟随,

駏驉奔驰步步不离身旁。

暗暗地细观看天帝园圃,

仔细地察看那北斗瑶光。

打开那小木箱取出蓍草,

悲叹我命苦卦象不吉祥。

穿起蕙草发誓永辞浊世,

将别时又想起我的君王。

乘驾浮云自由自在逍遥,

浮云飘忽把我引向何方。

遥望楚国到处昏暗不明,

耳闻雷声空中轰轰作响。

深重的忧愁震撼我心灵,

惆怅无所依茕茕自怜伤。

【赏析】

这首诗通过寻求贤人能走的通路,抒发了报国无门的忧伤苦闷。诗人用比喻手法写君王不能任用贤才,致使凤凰远逝,鷃雀近处;鲸鲟潜藏,鱼虾戏渚。接着写诗人离世远游,他乘虬龙,骑神象,北饮飞泉,南采芝英。天国虽然美好,诗人内心却仍然系念楚国君王,希望有接近君王的通路。

危俊

【原文】

林不容兮鸣蜩,

余何留兮中州①?

陶嘉月兮总驾,

搴玉英兮自修②。

结荣茝兮逶逝,

将去烝兮远游③。

径岱土兮魏阙,

历九曲兮牵牛④。

聊假日兮相佯,

遗光耀兮周流⑤。

望太一兮淹息,

纡余辔兮自休⑥。

晞白日兮皎皎,

弥远路兮悠悠⑦。

顾列孛兮缥缥,

观幽云兮陈浮⑧。

钜宝迁兮砏磤,

雉咸雊兮相求⑨。

泱莽莽兮究志,

惧吾心兮懤懤⑩。

步余马兮飞柱,

览可与兮匹俦。

卒莫有兮纤介,

永余思兮怞怞。

【注释】

①蜩(tiáo):蝉。中州:指中国。《章句》:“我去诸夏,将远逝也。”

②陶:喜,畅。嘉月:吉祥的日子。总驾:聚集车辆。搴(qiān):拔,摘取。

③结:束。荣:花。茝(chaǐ):一种香草。结荣茝:谓用花和茝草作束结书信的带子。逶逝:远逝。《章句》:“逶,一作远。”去:离开。烝:指君王。《章句》:“《尔雅》曰:‘林烝,君也。’”

④岱:泰山的别称,也称岱宗、岱岳。魏阙:皇宫门外悬挂法令的地方。《吕氏春秋·审为》:“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阙之下。”这里作形容词,巍峨高大的意思。《楚辞补注》:“许慎云,巍巍高大,故曰魏阙。”魏:通“巍”。九曲:这里指九天。《章句》:“过观列宿,九天际也。”牵牛:即牵牛星。

⑤相佯:亦作“相羊”,徘徊、游荡。遗光:余光。周流:即周游。

⑥太一:这里指太一星,在紫微宫阊阖门中。淹息:停滞不前。

⑦晞(xī):早晨的日光。皎皎:洁白明亮。弥(mí):远,久长。这里形容道路遥远。

⑧列孛(bèi):彗星。《章句》:“邪视彗星,光瞥瞥也。”缥缥(piāo):轻举貌。通“飘飘”。幽云:幽暗的浮云。

⑨钜宝:神名,又称天宝,鸡头人身。(见《汉书·扬雄传》注)。砏磤(pān yīn):石声。雉:野鸡。雊(ɡòu):野鸡鸣叫。

⑩懤懤(chóu):忧愁貌。

飞柱:神山名。《章句》:“徘徊神山,且休息也。”匹俦:伴侣。《章句》:“历观群英,求妃合也。二人为匹,四人为俦。”

纤介:细微,少数。怞怞(yōu):忧貌。《章句》:“愁心长虑,忧无极也。”

【译文】

树林里不容鸣蝉停留,

我为何要留在中国九州?

喜吉日吩咐集聚车驾,

采摘玉英我要自饰自修。

用茝草把书信捆扎寄君王,

我将离开君王去远方遨游。

径登巍巍泰山顶,

遍经九天访牵牛。

暂且趁着闲暇娱乐逍遥,

借着太阳余晖四处遨游。

仰望太一明星止步休息,

放松马的缰绳我要整休。

早晨初升的太阳明亮亮,

道路曲折漫长无尽头。

回看彗星闪闪飞逝去,

眼观幽云空中漫飘流。

天神钜宝迁移石声隆隆,

野鸡一齐鸣叫雌雄相求。

茫茫一片何处尽展心志,

心生恐惧满腔抑郁忧愁。

我的马儿漫步飞柱山下,

看谁能做我的伴侣配偶。

终于没有一个合乎理想,

我思绪绵绵啊愁苦悠悠。

【赏析】

这是一首写去国远游的诗。诗人抒写超越现实升空漫游的历程,他上泰山,访牵牛星,望太一尊神,看彗星轻轻飘去。天上虽然美好,然而“泱莽莽兮究志,惧吾心兮帱恃”,终究不是理想的处所。

昭世

【原文】

世混兮冥昏,

违君兮归真①。

乘龙兮偃蹇,

高回翔兮上臻②。

袭英衣兮缇習,

披华裳兮芳芬③。

登羊角兮扶舆,

浮云漠兮自娱④。

握神精兮雍容,

与神人兮相胥⑤。

流星坠兮成雨,

进瞵盼兮上丘墟⑥。

览旧邦兮滃郁,

余安能兮久居⑦?

志怀逝兮心懰栗,

纡余辔兮踌躇⑧。

闻素女兮微歌,

听王后兮吹竽⑨。

魂凄怆兮感哀,

肠回回兮盘纡⑩。

抚余佩兮缤纷,

高太息兮自怜。

使祝融兮先行,

令昭明兮开门。

驰六蛟兮上征,

竦余驾兮入冥。

历九州兮索合,

谁可与兮终生?

忽反顾兮西囿,

睹轸丘兮崎倾。

横垂涕兮泫流,

悲余后兮失灵。

【注释】

①冥昏:昏暗无光。违君:离开国君。归真:回归纯真本性。《章句》:“将去怀王,就仁贤也。”

②偃蹇(yǎn jiǎn):高高的样子。臻(zhēn):至,达到。《章句》:“行戏遨游,遂至天也。”

③袭:穿上。英衣:花衣。缇習(tí xí):这里用作形容词,色彩鲜艳。《章句》:“重我绛袍,彩色鲜也。”缇:原为黄赤色的丝织品,習:麻织的衣。

④羊角:旋风。《楚辞补注》:“《庄子》:‘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疏》云:‘旋风曲戾,犹如羊角。’《音义》云:‘风曲上行曰羊角。’”扶舆:犹言扶摇,随风盘旋貌。云漠:《章句》:“或曰:浮云汉。汉,天河也。”云漠,即云汉。漠:当作“汉”,形近而误。

⑤神精:神明。《章句》:“握持神明,动容仪也。”雍容:文雅大方,从容不迫。相胥:互相帮助。

⑥进:一作“集”,是。瞵(lín)盼:左顾右盼。瞵:视,看。丘墟:高丘,或指昆仑之墟仙境。

⑦滃郁:云气迷蒙的样子。

⑧懰栗(liū lì):悲伤。纡(yū):舒缓。踌躇(chóu chú):犹豫,徘徊。

⑨素女:神女名。《章句》:“神仙讴吟,声依违也。”王后:指伏妃。《章句》:“伏妃作乐,百虫至也。”

⑩凄怆(chuànɡ):凄惨悲伤。回回:纡回曲折。

佩:玉佩,古人腰间饰物。高太息:长长地叹息。

祝融:南方火神。《章句》:“俾南方神开轨辙也。”昭明:炎神。《章句》:“炎神前驱,关梁发也。”

六蛟:六龙。竦:跳,腾飞,与“耸”通。入冥:升入太空。《章句》:“遂驰我车,上寥廓也。”

索合:索求志同道合的人。《章句》:“周遍天下,求双匹也。”

西囿(yòu):西方的园圃。轸(zhěn)丘:高峻的山。崎倾:崎岖险峻。

泫(xuàn):水滴下的样子。泫流:眼泪泫然流下。后:这里指君王。失灵:失去聪明。

【译文】

世时黑昏混乱忠奸不分,

我要离开君王归返本真。

乘驾飞龙高高飞升,

回旋翱翔直达苍穹。

身穿斑斓如花美上衣,

腰系美丽裙裳芳香浓郁。

乘旋风扶摇盘旋上九天,

飘浮银河暂且自乐自娱。

振奋精神态度从容不迫,

与仙人情思相通结伴侣。

流星纷纷坠落如同降雨,

左顾右盼登上昆仑之墟。

下视故国云气迷漫,

我怎能在这里久居。

决心远走高飞啊心中伤悲,

放松我的马缰啊徘徊犹豫。

听素女清音妙歌声婉转,

闻伏妃吹竽妙曲音悠扬。

神魂凄惨悲伤感慨哀痛,

思绪绵绵盘曲郁结愁肠。

抚摩玉佩缤纷作响,

长长叹息自怜自伤。

遣火神祝融先行开路,

令炎神昭明开门候望。

驾起六龙向上飞升,

乘车高驰直上太空。

游遍九州寻求知音知己,

谁能与我一同奋斗终生?

忽然回头眺望西方园圃,

只见山势高峻崎岖峥嵘。

思恋故国不禁涕泪横流,

悲伤君王始终糊涂昏庸。

【赏析】

《昭世》以乘龙飞升游仙为内容,抒写诗人忠君与罪君、恋国与去国的内心矛盾冲突。首先写诗人因为世态混乱冥昏而离开君王飞升苍穹,虽然与神人相胥精神振奋,遥望旧邦却不愿久居。接着写诗人漫游天国闻素女微歌,听王后吹竽,历九州却难寻知音。最后哀叹楚国危急,悲伤君王昏庸误国。

尊嘉

【原文】

季春兮阳阳①,

列草兮成行。

余悲兮兰生②,

委积兮纵横。

江离兮遗捐,

辛夷兮挤臧③。

伊思兮往古④,

亦多兮遭殃。

伍胥兮浮江,

屈子兮沉湘⑤。

运余兮念兹⑥,

心内兮怀伤。

望淮兮沛沛,

滨流兮则逝⑦。

榜舫兮下流,

东注兮礚礚⑧。

蛟龙兮导引,

文鱼兮上濑⑨。

抽蒲兮陈坐,

援芙蕖兮为盖⑩。

水跃兮余旌,

继以兮微蔡。

云旗兮电骛,

倏忽兮容裔。

河伯兮开门,

迎余兮欢欣。

顾念兮旧都,

怀恨兮艰难。

窃哀兮浮萍,

泛淫兮无根。

【注释】

①季春:阴历三月曰季春,为春季之末。季:末,小。阳阳:风和日丽的样子。

②余悲兮兰生:《章句》:“哀彼香草,独陨零也。”生:一作悴。

③江离:蘼芜,香草名。遗捐:遗弃。《章句》:“忠正之士,弃山林也。”辛夷:香木名。花蕊初出似笔,又名木笔。挤臧:排挤隐藏。臧:同“藏”。

④伊:发语词。往古:往古之人。

⑤伍胥:伍子胥,春秋楚人,为报父仇奔吴。佐夫差大破越王勾践,后被谗,自刭死。湘:湘江,在今湖南省。屈原自沉汨罗江,此言“沉湘”,是泛称。

⑥运余:转过念头想到自己。

⑦淮:淮河。沛沛:水势盛大貌。滨:涯,水边。这里用作动词,站在水边。

⑧榜舫:乘舟。榜:船桨。这里用作动词。舫:船的通称。两船并在一起也称舫。礚礚(kē):石声,水石撞击声。

⑨文鱼:有斑彩花纹的鱼。一说鲤鱼。濑:急流。

⑩抽蒲:抽拔蒲草。《章句》:“拔草为席,处薄单也。”芙蕖(fú qú):荷花。

微蔡:小草。《章句》:“续以草芥,入己船也。”

电骛(wù):风驰电掣般的前进。骛:急跑。容裔(yì):这里形容高低起伏的样子。

泛淫:随波漂浮的样子。

【译文】

阳春三月风和日丽,

百花争艳芳草萋萋。

我悲叹兰草凋零独憔悴,

枝叶乱生不逢时被丢弃。

香草江离遗弃在山野里,

似笔辛夷自隐藏受排挤。

想起那往古的俊杰贤良,

多半是命运多舛遭祸殃。

子胥被害尸浮江河,

屈原放逐自沉湘江。

转念自己今日遭遇,

心怀悲痛无限感伤。

眼望淮水滚滚东流,

真想随水流逝远方。

乘坐大船顺流而下,

东流入海水石击撞。

使蛟龙在前面引路导航,

命文鱼助我逆流而上。

拔蒲草做坐席陈放船中,

采荷叶做船篷盖在船上。

水花飞溅溅上我的船旗,

草芥漂浮浮上我的船帮。

张起云旗船儿风驰电掣,

波涛汹涌船儿起伏摇荡。

水神河伯打开大门,

欢欣迎我前来拜访。

思念楚国郢都终生难忘,

心怀怨恨举步维艰惆怅。

自己哀叹像那水上浮萍,

四处漂泊无根难回故乡。

【赏析】

这首诗写诗人在阳春三月的美好时节不能被君王重用,只能临淮水而悲叹,顺水漂流像无根的浮萍。泛流部分用浪漫手法把神话和现实结合起来,既有蛟龙导引,文鱼上濑,河伯开门,也有抽蒲陈坐,援芙蓉以为盖。无论是现实的还是神话的,各种意象都紧密围绕泛流写出。

蓄英

【原文】

秋风兮萧萧,

舒芳兮振条①。

微霜兮眇眇,

病殀兮鸣蜩②。

玄鸟兮辞归,

飞翔兮灵丘③。

望溪兮滃郁,

熊罴兮啕嗥④。

唐虞兮不存,

何故兮久留?

临渊兮汪洋,

顾林兮忽荒。

修余兮袿衣⑤,

骑霓兮南上。

乘云兮回回,

亹亹兮自强⑥。

将息兮兰皋,

失志兮悠悠⑦。

蒶蕴兮霉黧,

思君兮无聊⑧。

身去兮意存,

怆恨兮怀愁⑨。

【注释】

①萧萧:风声。舒芳:使花草舒展、挺拔。振条:让树的枝条摇动。

②眇眇(miǎo):这里是微小的意思。病殀:蜷曲、萎缩。《章句》:“飞蝉卷曲而寂寞也。”

③玄鸟:这里指燕子。灵丘:神山。《章句》:“悲鸣神山,奋羽翼也。”

④滃(wěnɡ)郁:水势盛大。啕:同“吼”。嗥:野兽大声叫。

⑤袿(ɡuī)衣:妇人上服称衣。

⑥回回:盘旋而上的样子。亹亹(wěi):勤勉不倦的样子。

⑦皋(ɡāo):水边的高地。失志:失去志向,理想不能实现。

⑧蒶蕴(fén yùn):蓄积。《章句》:“愁思蓄积,面垢黑也。”霉黧(méi lí):垢黑的样子。《楚辞补注》:“霉,音眉,物中久雨青黑。一日败也。黧:黑黄。”

⑨怆(chuànɡ):悲伤。

【译文】

秋风啊秋风瑟瑟声萧萧,

使花草摇动让树枝动摇。

微霜降落大地白茫茫,

鸣蝉蜷曲声默难鸣叫。

燕子辞别北方回归南方,

径向神山灵丘振翅飞翔。

望远山涧溪水云雾迷漫,

山中熊罴吼叫惊动四方。

圣君唐虞已经不复存在,

我为什么还要久留故乡?

面临深渊只见一片汪洋,

回顾山中森林寥廓浩茫。

整饰好自己的衣服行装,

乘虹霓腾空飞向南方。

驾起五彩祥云盘旋而上,

勤勉不倦日夜自励自强。

在长满兰草的岸边暂且休息,

理想难实现心中不平恨悠悠。

愁思蓄积不散面目黑瘦,

思念君王郁闷不乐心伤忧。

身离国君去,情意却长留,

悲伤怨恨多,心怀万古愁。

【赏析】

《蓄英》写诗人面对秋风萧萧的肃杀景象,想到君王昏庸,唐虞不存,只好离开故土飞向远方了。他骑霓南上,乘云回旋,不断地修养自身,自励自强,希冀有朝一日能实现自己的抱负。他虽然去国远游,却时时刻刻思念君王,“身去兮意存”,充分表达了他恋国与去国的矛盾。

思忠

【原文】

登九灵兮游神,

静女歌兮微晨①。

悲皇丘兮积葛②,

众体错兮交纷。

贞枝抑兮枯槁,

枉车登兮庆云③。

感余志兮惨栗,

心怆怆兮自怜。

驾玄螭兮北征,

向吾路兮葱岭④。

连五宿兮建旄,

扬氛气兮为旌⑤。

历广漠兮驰骛,

览中国兮冥冥⑥。

玄武步兮水母,

与吾期兮南荣⑦。

登华盖兮乘阳,

聊逍遥兮播光⑧。

抽库娄兮酌醴,

援瓟瓜兮接粮⑨。

毕休息兮远逝,

发玉轫兮西行⑩。

惟时俗兮疾正,

弗可久兮此方。

寤辟摽兮永思,

心怫郁兮内伤。

【注释】

①九灵:九天。游神:舒放精神。《章句》:“想登九天,放精神也。”静女:指神女。微晨:黎明。

②皇丘:美大的山丘。

③贞:正直。枉:弯曲。庆云:祥云、瑞气。《章句》:“庆云,喻尊显也。言葛有正直之枝,抑弃枯槁而不见采枉坏恶者满车升进,反见珍重御尊显也。以言贞正之人弃于山野,佞曲之臣升于显朝。”

④玄螭(chī):黑色的无角龙,指山神。《章句》:“将乘山神而奔走也。”螭:传说中没有角的龙。征:行。

⑤五宿(xiù):天上的五个星宿。旄(máo):古代用牦牛尾装饰的旗帜。这里泛指旗帜。氛:雾气。

⑥漠:辽阔空旷之地。驰骛(wù):驰骋。

⑦玄武:指神龟。《礼·曲礼》:“前朱雀而后玄武。”疏:“玄武,龟也。龟有甲,能御侮用也。”水母:水神。《章句》:“天龟水神,侍送余也。”南荣:南方。《章句》:“南方冬温,草木常茂,故曰南荣。”

⑧华盖:星名,包括北斗等群星。《楚辞补注》:“《大象赋》云:‘华盖于是乎临映。’注云:‘华盖七星,其柢九星,合十六星。如盖状,在紫微宫中,临勾陈上,在荫帝座。’”乘阳:上天。播光:当作“瑶光”,指北斗第七星。

⑨库娄:星名。《楚辞补注》:“晋《天文志》云:‘库娄十星,六大星为库,南四星为楼。’按,库娄形似酌酒之器,故云。”瓟(bó)瓜:小瓜。这里是星名。《楚辞补注》:“瓟瓜,天官星。古曰瓟瓜一名天鸡,在河鼓东。”

⑩轫(rèn):制止车轮转动的木头。

寤(wù):睡醒。辟摽(biāo):抚摩捶击胸口。辟:拊心貌。摽:击打。《诗经·邶风·柏舟》:“静言思之,寤辟有摞。”言睡不着觉抚心捶胸长叹。

【译文】

登上九天舒放精神,

在黎明时分传来神女歌声。

悲叹那大山中葛草成堆,

盘根错节乱乱纷纷。

挺拔的枝干被压抑多枯槁,

弯枝曲杈反被珍重敬尊。

我心惨痛如刀割,

凄凄惨惨自哀自怜自伤情。

驾起龙车向北奔驰,

直向自己的来路西北葱岭。

连起五星宿作旗旄,

扬起那满天云雾作旗旌。

在那辽阔无际的旷野奔驰,

遍观中国一片昏暗不明。

神龟与水神前来送行,

与我约定在繁花盛开的南国相逢。

登上华盖星来到天顶,

暂且逍遥在北斗群星之中。

举起库娄群星斟满酒浆,

端着天官四星承接食粮。

休息之罢我将远去,

驱车出发直奔西方。

想到当今世俗嫉恨正直,

绝不可以长久留在此方。

忧愁难眠啊捶胸长叹思不断,

心中不快啊愁苦郁闷自哀伤。

【赏析】

这首诗抒写诗人愤世嫉俗、矢志不渝的情怀。他悲叹葛草堆积,贞枝枯槁,愤然离世,命驾远行。其中“连五宿兮建旄,扬氛气兮为旌”,“抽库娄兮酌醴,援爬瓜兮接粮”,运用浪漫的夸张手法烘托出诗人的高大形象。

陶雍

【原文】

览杳杳兮世惟,

余惆怅兮何归①?

伤时俗兮混乱,

将奋翼兮高飞。

驾八龙兮连蜷,

建虹旌兮威夷②。

观中宇兮浩浩,

纷翼翼兮上跻③。

浮溺水兮舒光,

淹低佪兮京沶④。

屯余车兮索友,

睹皇公兮问师⑤。

道莫贵兮归真,

羡余术兮可夷⑥。

吾乃逝兮南娭,

道幽路兮九疑⑦。

越炎火兮万里,

过万首兮嶷嶷⑧。

济江海兮蝉蜕,

绝北梁兮永辞⑨。

浮云郁兮昼昏,

霾土忽兮塺塺⑩。

息阳城兮广夏,

衰色罔兮中怠。

意晓阳兮燎寤,

乃自轸兮在兹。

思尧舜兮袭兴,

幸咎繇兮获谋。

悲九州兮靡君,

抚轼叹兮作诗。

【注释】

①杳杳:幽暗,深远的样子,这里引申为愚昧。惟:谋。《章句》:“观楚泥浊,俗愚蔽也。”

②连蜷(quán):蜷曲的样子。威夷:同“逶迤”“委蛇”。弯弯曲曲连续不断的样子。

③中宇:即宇中,天下。翼翼:壮健貌。跻(jī):登,上升。

④溺水:溺与弱同。弱水,水名。舒光:焕发光彩。《章句》:“遂渡沉流,扬精华也。”沶(zhǐ):同“沚”,水中小块陆地。《章句》:“水中可居为洲,小洲为渚,小渚为沶。京沶,即高洲也。”

⑤屯:驻扎。皇公:天帝。《章句》:“遂见天帝,谘秘要也。”

⑥归真:归返自然本性。夷:喜。《章句》:“念己道艺,可悦乐也。《诗》云:‘既见君子,我心则夷。’夷,喜也。”

⑦娭(xī):同“嬉”,游戏。南娭:即到南方游戏。九疑:九疑山,又名苍梧山,虞舜葬处,在今湖南省宁远县南。

⑧万首:指海中众多岛屿。嶷嶷(nì):同“嶷嶷”,高峻的样子。

⑨蝉蜕(tuì):蝉脱皮。比喻解脱。《史记·屈原传》:“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梁:高陵大山。永辞:长诀而去。

⑩霾(mái):阴霾。塺塺(mò):尘土飞扬的样子。

阳城:春秋时楚地。《文选》宋玉《登徒子好色赋》:“惑阳城,迷下蔡。”注:“楚之贵介公子所封,故取以喻焉。”广夏:大屋。夏:通“厦”。罔:同“惘”,失意。

晓阳:晓明。燎寤:即“僚悟”,明白,理解。自轸(zhěn):一本作“息轸”,“自”为“息”之坏字,是息轸,停车。译文从之。

袭兴:相继兴盛。幸:为天子所亲爱,宠幸。

靡君:《章句》:“伤今天下无圣主也。”

【译文】

看楚国混浊世人多愚昧,

我心惆怅无聊何处归?

哀伤世俗一片混乱,

我将要展翅高飞。

乘驾八龙蜷曲向前,

树起霓虹旗招展逶迤。

看天下浩浩渺渺,

八龙矫健冲天飞起。

渡过了弱水焕发光彩,

暂停留漫步在水中高地。

把我的车驾集合起来去寻求朋友,

见天公忙请教问师学习。

论大道莫贵于返璞归真,

称赞我有道术实在可喜。

我将要去南方周游嬉戏,

经过那崎岖山路上九疑。

越过热如烈火的万里酷热地,

渡过海中高耸的万座险岛屿。

渡过江海脱离浊秽获新生,

跨越北面的高陵大山长诀而去。

乌云沉沉白昼暗如夜,

风卷尘土迷迷蒙蒙遮天日。

在阳城的高屋大厦暂且歇息,

容颜衰老心神恍惚啊落拓失意。

我心里明白通达事理不糊涂,

在这里我暂且停车自休息。

想那唐尧与虞舜相继昌盛,

只为重用皋陶获得兴邦计。

伤今天下没有贤君圣主呀,

抚轼长叹作诗抒情意。

【赏析】

这首诗抒发了诗人逃逸归隐返璞归真和希望辅佐圣君振兴邦国的矛盾。诗人伤时俗之混乱,将奋翼而高飞,他请教皇公天帝,皇公天帝称赞他返璞归真。他登九疑,越炎火,渡江海,虽然蝉蜕浊秽,但是仍觉得落拓失意。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像皋陶那样遇见尧舜明君施展才能,然而九州无明君,只能抚轼作诗长叹了。

株昭

【原文】

悲哉于嗟兮,

心内切磋①。

款冬而生兮,

凋彼叶柯②。

瓦砾进宝兮,

捐弃随和③。

铅刀厉御兮,

顿弃太阿④。

骥垂两耳兮,

中坂蹉跎⑤。

蹇驴服驾兮,

无用日多⑥。

修洁处幽兮,

贵宠沙劘⑦。

凤凰不翔兮,

鹑鴳飞扬⑧。

乘虹骖霓兮,

栽云变化。

鹪鹏开路兮,

后属青蛇⑨。

步骤桂林兮,

超骧卷阿⑩。

丘陵翔舞兮,

溪谷悲歌。

神章灵篇兮,

赴曲相和。

余私娱兹兮,

孰哉复加?

还顾世俗兮,

坏败罔罗。

卷佩将逝兮,

涕流滂沲。

【注释】

①于嗟(xū jiē):叹息声。于为吁之省借。切磋(qiē cuō):古时雕刻骨器叫切,雕刻象牙叫磋。后每引以比喻学问之观摩或朋友之攻错。这里则用以比喻内心如刀切磋一样疼痛。

②款冬:多年生草本植物。虽冰雪之下也能生芽,开花最早,故名款冬。

③砾(lì):石头。随:同“隋”,隋侯之珠。《淮南子·览冥训》:“隋侯之珠。”注:隋,汉东之国,姬姓诸侯也。隋侯见大蛇伤断,以药敷之。后蛇于江中衔大珠以报之,因曰隋侯之珠,盖明月珠也。和:和氏璧。《韩非子·和氏》载,楚人卞和得璞玉,献厉王、武王,皆以为诳,刖其左右足。及文王立,乃使人理其璞,果得宝玉,遂命曰和氏之璧。

④铅刀:不锋利之刀,喻无用之人。厉御:积极进献。顿:同“钝”,不锋利。太阿:宝剑名。也作泰阿。传说春秋时楚王命欧冶子干将铸龙渊、泰阿、工布三剑。

⑤坂:山坡。蹉跎(cuō tuó):失足,颠蹶。

⑥蹇(jiǎn):跛,瘸。

⑦沙劘(suō mó):即摩挲,用手抚摩。引申为亲昵。

⑧鹑:即鹌鹑。鴳(yàn):鷃雀,一种小鸟。

⑨鹪鹏:鸟名。《广雅·释乌》“鹪鹏,凤凰属也。”

⑩步骤:或慢或快地前进。步:缓行。骤:疾走。骧(xiānɡ):马昂首疾走。卷阿(quán ē):险峻的高山。卷:曲。引申为险峻。阿:大陵,高山。

赴曲:齐奏乐曲。《章句》:“宫商并会,应琴瑟也。”

孰哉复加:即孰复加哉。《章句》:“天下欢悦,莫如今也。”

罔罗:捕动物的用具,引申为搜集包括之义。《汉书·王莽传》:“罔罗天下异能之士。”这句的意思是,败坏了礼贤下士搜求人才的制度。

卷佩:收拾行装。佩:衣带上的饰物,这里代指衣物。滂沲:同“滂沱”。本指雨下得很大,这里形容眼泪流得很多。

【译文】

悲伤啊我仰天长叹,

内心里如剑削刀剜。

款冬在严寒中开花,

百花香草枝叶凋残。

瓦器碎石进献为宝,

隋珠和璧抛弃一边。

铅刀钝劣高位任用,

丢弃不用太阿宝剑。

千里良马疲惫垂耳,

半山坡上蹉跎不前。

跛脚瘸驴拉车驾辕,

无用之人日益增添。

清廉之士退避归隐,

权贵宠臣君前弄权。

凤凰不能自由翱翔,

鹌鹑鷃雀任意飞窜。

乘驾虹霓升空远游,

车载彩云变化万端。

命令鹪鹏前面开路,

再叫青蛇紧跟后边。

或慢或快走在桂林道上,

骏马昂首越奇峰高山。

山丘起伏欢乐起舞,

溪谷流水歌声潺潺。

奋笔写出神灵篇章,

琴瑟齐奏宫商相和。

我在这里私自娱悦,

哪里还有这样欢乐?

环顾人间世俗百态,

败坏纲纪误君误国。

收拾行装将去远方,

思念故国泪流滂沱。

【原文】

乱曰:

皇门开兮照下土,

株秽除兮兰芷睹①。

四佞放兮后得禹,

圣舜摄兮昭尧绪,

孰能若兮愿为辅②。

【注释】

①皇门:指君王之门。《章句》:“王门启开,路四通也。”株秽:污秽邪恶的东西。

②四佞(nìnɡ):指尧的四个佞臣:驩兜、共工、苗、鲧。佞:奸臣。摄:摄政,代君主处理国家政务。昭:发扬光大。尧绪:唐尧传留下来的事业。辅:辅佐之臣。

【译文】

尾声:

君门大开,光明普照下方,

扫除邪恶浊秽,观百花绽放。

放逐四佞,大禹得掌朝政,

虞舜摄国承继唐尧,事业兴旺,

谁能像尧舜,我愿为辅相。

【赏析】

这首诗为汉代王褒所作,表现了诗人对社会混乱,摧残人才现象的痛心疾首。他采用博喻手法对比罗列自然界的、社会的、历史的、现实的,诸多摧残人才、重用无能之辈的现象,使人读了触目惊心。

更多文言文请关注查字典诗词网,我们将持续为您更新最新内容,敬请期待!

查看全部
随机来一篇